• 马景涛版的新蜀山剑侠的结局
    发布日期:2019-08-29 16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第1集 长眉祖为天下太平熔炼紫青双剑,阴山魔教主手持圣火令前来阻拦,紫青双剑化成温天水珠,圣火令金牌也裂成碎片。百年后,阴山派得知圣火令下落,二统领黑面老祖率人赴余家庄欲夺回圣火令,庄主余海枫命奶妈带独生女儿余英男投奔忘情峰冰堡避难。南海派弟子丁引携七夕、惊芒双剑与势不两主,阴山派企图以阴山黑木毒死丁引,途径客栈的余英男、石中玉误将阴山黑木当成普通木炭中毒昏迷。

  第2集 南海、北冰宫有百年恩怨,丁引击败阴山派弟子,发现中毒的石中玉、余英男,能够解毒的只有北冰宫派的忘情峰冰堡之人。丁引救人心切,被冰堡弟子李亦奇和冰婆婆困陷暗室,丁引被迫出手,冰堡宫主瑶池迎战,丁引用七夕剑击落她佩带多年的冰面具,俩人一见倾心。李亦奇用冰蝴蝶为石中玉、余英男二人解去阴山黑木之毒,冰婆婆识破余英男身世,知道自己亲妹妹危在旦夕。

  第3集 余英男一家人相见,面对女儿疑问,余夫人告诉英男,她本是第二代冰堡弟子,因与阴山书童余海枫产生恋情私出师门。深夜,余家父老被屠杀殆尽,余英男被石中玉冒险相救,英男父母宁死不交圣火令双双毙命。英男神志恍惚误伤石中玉。黑面认定圣火令藏在余英男身上,对其穷追不舍,丁引出剑相救重伤黑面,绿袍老祖救走黑面后却将他杀死,原来阴山头领烈火是黑面的哥哥,绿袍杀死黑面嫁祸丁引。

  第4集 余英男一路跟着绿袍说要报恩,绿袍欲杀人灭口时,见余英男憨态可掬不由起了侧隐之心。冰婆婆被阴山派追杀被丁引相助,冰婆婆不忘南海与冰堡的三世宿仇,让丁引离开,今晚的解码诗丁引劝冰婆婆合力打退强敌。绿袍说自己是狠毒的坏人,余英男坚持绿袍是好人。

  第5集 余英男见到奶娘大凤妈泪如雨下,神色异常的大凤妈追问圣火令,英男坦言自己真的不知。丁引护送冰婆婆、李亦奇回到冰堡,并为冰婆婆治伤。大凤妈带英男摆脱绿袍离开客栈,在树林中遭到烈火埋伏,绿袍将烈火打死,原来烈火是假的。冰婆婆旧伤复发,惟有用童男血方可挽救性命,此时只有丁引可以担此重任。余英男投靠冰堡巧逢石中玉暗许终身。

  第6集 为救冰婆婆,丁引数次献血感动瑶池,俩人爱情的萌动融化着冰堡、南海两派旧日的宿怨。大凤妈潜到丁引、瑶池采血救助冰婆婆之处,利用丁引、瑶池全力护住心脉、无暇分身时,欲将两个武林高手置于死地,出手之时反被瑶池的寒冰护体所伤。原来大凤妈是烈火假扮。瑶池知道烈火为圣火令而来,于是借英男之口透露圣火令秘藏之处引蛇出洞。

  第7集 丁引决定教石中玉武功保护冰堡众人,“大风妈”偷看险被石中玉的剑刺中。丁引告诉英男,圣火令藏在冰焰洞中,探到消息的“大风妈”溜进冰焰洞,埋伏在此的丁引、瑶泡出现,揭穿“大风妈”真实身份,烈火负伤逃走。失去亲人的余英男站在悬崖边想了结自己的生命,绿袍出现相救,英男投入绿袍怀抱。

  第8集 苗飞劝说余英男离开杀人不眨眼的绿袍,英男反倒跟定绿袍学习武艺,要报杀父母之仇。冰婆婆婉言相劝,绿袍出手,冰婆婆吐血倒地。南海弟子遭杀害,丁引发现是被传说中的紫青双剑中有缺口的青剑所伤,他来冰堡问究竟,瑶池宫主矢口否认,打斗中撞翻剑盒,发现青剑失踪,盒中有一封署名“长眉公子”的信,信中约丁引、瑶池到峨嵋金顶一会。瑶池决定赴峨崛金顶之约,精通医术的李亦奇跟随护卫她。

  第9集 苗飞告诉余英男,圣火令藏在她的蝴蝶盒里。大统领烈火派人盯着绿袍、苗飞和余英男,想伺机夺取英男身上的圣火令。英男决定把圣火令交给绿袍,条件是教她武功,绿袍答应余英男的要求。丁引、瑶池一行入住客栈,阴山派护法追风看瑶池美貌将她迷倒欲非礼,丁引赶来,追风扫兴逃走。

  第10集 烈火急寻圣火令,错把苗飞当成英男抓来。绿袍救苗飞却误遇昆仑派掌门晓月真人,绿袍不敌晓月真人,从小戴在身上的金环被击落负伤而逃,晓月真人发现自己的金环多了一枚。采花大盗追风垂涎李亦奇美貌,点了她的穴道将她掳走,石中玉去救李亦奇。可石中玉面对追风奈何不得,幸亏丁引和瑶池及时赶到救出李亦奇。丁引和瑶池赶往峨媚遇晓月线个武林高人醒悟这一切都是“长眉公子”的安排。

  第11集 昆仑、南海、冰堡3派决心重铸紫青双剑,还天下太平。奇怪妇人缠住石中玉要他叫娘,并称自己文才武功天下第一,原来疯婆子是阴山掌门夫人符小娟,本是昆仑派弟子,因儿子丢失、丈夫失踪变得疯疯癫癫。绿袍按照英男给他的圣火令练习神功,烈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他为得到圣火令抓走英男,将英男绑到阴山天刀峰受重风刮骨之刑,绿袍决心救回英男。

  第12集 晓月、丁引、瑶池在峨媚金顶迎战“长眉公子”,3人合力亦不占上风。晓月使出昆仑镇山之宝——长眉祖师爷留下的、积聚了百年功力的两道长眉,蒙面人渐渐不敌,晓月没想到“长眉公子”竟是刻骨铭心的情人符小娟。晓月和小娟自幼入昆仑门下识文练武、两情相悦,闻听师父将掌门之位传给晓月,已怀有晓月孩子的符小娟犹如晴天惊雷,晓月必须在掌门和小娟之间做出选择。为替大师兄免除罪责,师弟乙休称孩子是他的,新掌门晓月心痛地将乙休、小娟逐出师门。石中玉机缘巧合吸取了长眉汇集的百年功力。

  第13集 丁引、瑶池被青藤死死缠住,他们发现洞中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,此人乃是当年阴山天尊的小随从,当年混战中被长眉祖师打下山崖,一直在伺机报仇。丁引运功使“惊芒剑”出鞘斩断青藤,二人施轻功飞出洞外,瑶池爱慕倍加。石中玉和李亦奇找到受伤的符小娟,被昆仑弟子围杀,苗飞为救大嫂死去。绿袍挺而走险将英男救回,烈火意识到绿袍对英男动了真情,犯了练武大忌。修炼圣火神功的绿袍发现自己眼前尽是英男的身影,意识到自己感情迷乱,他凶恶地命令英男远离他,英男心冷,带着“圣火令”投奔烈火。

  第14集 李亦奇、石中玉打算把符小娟送到阴山,符小娟醒过来不由分说将他们带回阴山。冰堡没了镇山冰焰渐渐融化,冰婆婆命待女火速报告瑶池。采花大盗追风偶遇冰堡姐妹,将她们弄迷昏带回客栈。丁引和瑶池恰巧路过,救出冰堡姐妹。只有找到寒冰火种,才能重固冰堡,瑶池决定赴南海取寒冰火种。符小娟重现阴山,烈火、绿袍很是吃惊,得知石中玉是掌门的儿子,更令众人惊讶,符小娟宣布选新掌门,以补虚空8年的掌门之位。

  第15集 追风魂牵梦绕瑶池,得知丁引、瑶池去南海岛尾随而去。符小娟宣布石中玉为新掌门,众人反对,为让众人服从自己,石中玉举起大殿上800斤重的铜鼎,烈火希望落空大发雷霆。石中玉不想当掌门,一旦时机成熟,他会带英男和李亦奇离开。李亦奇心中挂念瑶池和丁引,称石中玉背叛师门做阴山掌门要一剑取命。余英男见石中玉与李亦奇卿卿,困惑于李亦奇对石中玉的痴情,暗下决心留在阴山为爹娘报

  第16集 丁引、瑶池到达南海岛,命众弟子搜寻寒冰火种。石中玉为搭救英男设宴邀请烈火、绿袍,烈火当众轻薄英男,烈火暗暗得意,石中玉请烈火放过英男,愿用掌门之位交换。丁引带瑶池来到禁地南海神殿,只见案上一本《南海手记》记录的是南海师祖对冰儿的愧疚恋情。突然塑像前的石球上下滚动直至猛然爆裂,丁引、瑶池大惊失色,尾随而来的追风目睹了这一切。

  第17集 石球爆裂寒彻入骨,果真是寒冰火种。丁引面临艰难的选择:归还寒冰火种,南海的百年基业化为灰烬;不还火种,冰堡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,丁引决心牺牲南海拯救冰堡。

  第18集 石中玉改造阴山人心所向,烈火发誓要除掉石中玉和符小娟。冰堡楼台坍塌危在旦夕,冰婆婆纵身跳下冰焰洞,用全身功力重燃冰焰保住冰堡。英男秘报石中玉,烈火欲暗下毒手,在石中玉思虑时,英男竟举刀砍去,李亦奇将英男刺杀,原来是烈火用易容术化作假英男搞的鬼。丁引和瑶池赶回冰堡,侍女们诉说冰婆婆以身相殉,瑶池、丁引感慨不已。

  第19集 石中玉当上阴山派掌门,李亦奇被封为掌门夫人,瑶池决定和丁引同上阴山查个水落石出。策划了一场梦幻的烈火和绿袍使符小娟神经崩溃,绿袍声称要慢慢折磨这个对师父负心的女人。追风称瑶池美若天仙,早对追风芳心暗许的花药仙子醋意萌生。

  第20集 丁引、瑶池看到浑身是血的追风,将其护送至花药仙子住处,花药仙子依追风之计在茶中下药,瑶池昏倒,花药仙子要丁引、瑶池暂住药王谷疗伤,追风计谋得逞,他可以天天看到日思夜想的瑶池。从小孤苦的石中玉对“老娘”动了感情,不舍得她逃离阴山,李亦奇只好静观其变。绿袍、烈火又找来一个婴儿刺激符小娟,符小娟发疯般循婴儿声音寻去。

  第21集 乔装成符小娟亡夫苗烧天的绿袍突然将婴儿抢走,小娟苦苦哀求。清醒后的符小娟回想与晓月的旧恋潸然泪下,一心求死。尾随而来的烈火和绿袍为了让符小娟死的更惨,在风口放上花药仙子配制的剧毒。

  第22集 符小娟吐血不止奄奄一息,余英男收拾东西发现苗烧天绝笔书信的秘密,绿袍的亲生父母竟是昆仑晓月真人和符小娟。英男冲上天刀峰阻止绿袍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,余英男痛苦地告诉符小娟,绿袍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儿子,符小娟震惊万分气绝身亡。绿袍给烈火的庆功酒中放入“七伤爆骨丹”,烈火只要听到绿袍吹树叶就会头疼欲裂,只好对绿袍俯首称臣。绿袍不相信他敬爱的师父利用他来报复亲生母亲符小娟,他冲动之下占有了英男。

  第23集 自小孤苦的石中玉已对符小娟产生了母子之情,他收起符小娟的骨灰,送往昆仓晓月真人处。绿袍要报复天下所有对不起他的人,命令烈火攻打昆仑欲取晓月真人性命。丁引得知消息,和瑶池计议尽快起程相助,追风为留住瑶池,在蜡烛上洒迷药,瑶池昏倒,丁引托花药仙子和追风照顾瑶池,自己先行赶往昆仑。瑶池醒来不顾身体虚弱要追随丁引而去,离开寒冰床的瑶池受到阳光照射再次昏迷。

  第24集 花药仙子看到追风对瑶池的痴情和对自己的冷漠,感到刻骨的悲伤和失落。丁引赶往昆仑,看到阴山弟子乱杀无辜挥剑惩恶,阴山恶人个个命丧黄泉。石中玉乞求丁引收他为徒,他在酒中下药,药力发作,绿袍和烈火全身无力,绿袍趁着清醒逃走。丁引和石中玉救出被烈火挟持的李亦奇,三人赶往昆仑。

  第25集 花药仙子瞒着追风送瑶池出谷,车夫却是追风乔装。阴山大队人马开始围攻昆仑,晓月真人仍闭门不出,代理掌门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忽闻丁引赶到昆仑,代理掌门人如释重负。丁引拜见晓月真人,石中玉按照符小娟嘱托把骨灰交给晓月,晓月痛哭出声。晓月把骨灰交给一旁惊呆了的伙夫,伙夫竟是昔日名震江湖、作恶多端的阴山派掌门人苗烧天。

  第26集 追风送瑶池赶向冰堡,绿袍出现击破马车,他看到瑶池闭月羞花的容貌惊飞魂魄。追风舍命相助,瑶池愧疚万分。中掌的追风命不久矣,花药仙子不情愿的要求瑶池嫁给追风,瑶池大惊失色。阴山人攻上昆仑,丁引奋力厮杀,双方对峙时突然阴山弟子统统跪倒,齐呼“掌门人”,原来苗烧天悄然出现。

  第27集 绿袍欲取晓月性命,苗烧天劝阻,绿袍想到师父对自己的欺骗,他施展武林绝学“圣火神功”攻向晓月被飞剑所伤。丁引趁势取其性命,晓月真人不忍亲生儿绿袍命丧黄泉出手,绿袍却不肯承认无情无义的父亲。苗烧天把绿袍带到符小娟墓前,绿袍痛哭失声。晓月自认罪孽深重,将掌门之位和昆仑镇山之宝紫剑残片传给丁引。追风的伤势严重,瑶池虽割舍不下对丁引的眷恋,却同意与追风成亲。

  第28集 绿袍为了练就圣火神功称霸武林,无情地对晓月痛下杀戒,晓月真人弥留之际乞求丁引、苗烧天,愿与小娟合葬,说绿袍杀母弑父练成圣火神功,叮嘱丁引重铸紫青双剑除掉绿袍。丁引将掌门之位传于昆仑弟子金禅,自己起程去南海铸剑。知道瑶池要嫁给自己追风惊喜若狂,但他清楚自己危在旦夕,求花药仙子将他的心火移植给瑶池,让瑶池摆脱冰天雪地重获自由,花药仙子含泪答应。

  第29集 没了心火的追风寒意彻骨,追风说曾梦想和瑶池做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,瑶池闻言心碎。洞房花烛夜,追风口喷鲜血,瑶池清晨醒来,见追风已神态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丁引千里迢迢赶来,看到瑶池手书绢帕“盼君珍重,另觅良缘”时追悔莫及,瑶池宫主避而不见,丁引只好悲痛地踏上南海之路……

  第30集 绿袍任命余英男为阴山大统领,余英男要学圣火神功,绿袍应允。绿袍向丁引下战书并狂妄地通告天下:八月十五之夜,丁引将命丧阴山。丁引将青剑与紫剑残片放入炉中,夜以继日地炼造双剑。双剑炼成之际,紫剑突然崩裂破碎,再炼还是同情景,丁引失去信心借酒消愁。

  第31集 苗烧天痛心绿袍不知悔改,绿袍则扬言要杀尽天下对不起他的人。丁引记起长眉祖师箴言,要阴阳合方可炼成紫青双剑。丁引邀瑶池赴南海铸剑被拒绝,李亦奇知道瑶池因为追风因她而死,不愿让心爱的丁引再为自己遭受不测。余英男跟绿袍学习圣火神功长进颇快,一日余英男呕吐不止,她竟有了身孕。

  第32集 丁引求见辞行,跪拜冰儿祖师,并向冰儿祖师哭诉自己对瑶池的感情。丁引的情真意切让瑶池扑向丁引,答应同去南海铸剑。石中玉、李亦奇上昆仑看望前辈苗烧天,被苗烧天废掉武功的烈火留在昆仑侍奉师父。蒙面人行刺烈火被石中玉救下,受伤的烈火乞求师父恢复武功。石中玉打落蒙面人的面纱,刺客竟是余英男。

  第33集 苗烧天恢复了烈火的武功,但要烈火不可心怀恶念,烈火暗暗得意。烈火贼心不死想偷袭余英男,他因生恶念七窍流血而死,石中玉见烈火死在房中以为是英男所为对其失望离去。为除掉绿袍,苗烧天想用圣火令熄灭阴山圣坛火之源,当务之急是向余英男借圣火令。

  第34集 英男答应借圣火令,条件是石中玉欠她一个承诺,石中玉满口答应。苗烧天手持圣火令想将圣火之源熄灭,无奈灭火不成反以身相殉。绿袍要英男喝下为她配制的药,英男失手将药碗打碎,药中果然有堕胎的红花,余英男心痛不已,绿袍竟要杀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。余英男斥责绿袍,绿袍撇下余英男回到阴山。丁引、瑶池运用功力合力铸造紫青双剑,紫剑再一次崩裂,丁引希望破灭出走,瑶池决心找到丁引。

  第35集 石中玉和李亦奇离开阴山遇到余英男,知道她有孕在身邀她共行。余英男割断青藤要狭石中玉和她在山谷中厮守余生被拒绝。绿袍追来逼问余英男下落,李亦奇斥责他薄情寡义,绿袍恼羞成怒将李亦奇打死。瑶池、石中玉发现倒地的李亦奇气息全无,瑶池匆匆去药王谷求救。丁引整天醉生梦死,绿袍见这惟一的武林对手一蹶不振百无聊赖,于是将丁引带给瑶池,希望唤起他的斗志,以赴八月十五阴山之约。

  第36集 瑶池的深明大义让丁引惭愧,他决定重反南海炼剑。李亦奇服下花药仙子的还魂丹醒来,石中玉和李亦奇拥抱在一起。炼剑炉承受不住丁引、瑶池深重的功力相加迸裂,瑶池当场死去,丁引悲痛欲绝杀上阴山与绿袍拼一生死。石中玉和李亦奇冥思苦想揭开奥秘,原来铸剑“阴阳合”要两人神体交合,结为夫妇的石中玉、李亦奇再次铸剑成功。丁引和绿袍战得天昏地暗,丁引渐渐不敌死在圣火神功之下,石中玉、英男带着紫青双剑赶到,绿袍死在双剑下……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